优恪网>精选>正文

为何日本的“三国热”长盛不衰

2016-11-23 18:47:51 优恪网 分享

[摘要]吉川英治的《三国志》最大的改动,就是将小说的结束设定为到诸葛亮去世为止,这种整体结构布局的改变意义深远,显示了日本人的“孔明崇拜”。有人认为,“日本的三国热,说到底就是孔明热。”

为何日本的“三国热”长盛不衰

图:绘本《通俗三国志》

作者:郭晔旻

作为四大古典小说之一,《三国志通俗演义》(《三国演义》)的影响力不只局限在中国本土,还波及周边国家,如日本、韩国、泰国、越南等,其中尤以日本的《三国演义》译介和研究最为突出。数百年来,日本的“三国热”长盛不衰。

《三国演义》引入日本

实际上,罗贯中的 《三国志通俗演义》于元末明初问世时,三国的故事在民间已经流传了近千年并已经传入了日本。在大约14世纪后期完成的军记物语《太平记》里已经可以见到许多三国的故事,其中卷二十的插话讲述孔明出山与孔明之死,诸如“三顾草庵”、“死诸葛走生仲达”之类的重要元素都已具备,可见这个插话的故事已经相当完整。

不过,作为小说的《三国演义》具体何时传入日本至今也没有确切可靠的说法,虽然近世即江户时代以后传入日本的看法成为主流。日本史籍中最早的《三国演义》的记载当属《罗山先生诗集》附录卷一庆长九年(1604)既读书目录四四零部,其中即写有《通俗演义三国志》。

“罗山先生”指的是江户初期德川幕府的御用儒学者林罗山(1583-1657)。此公先后服侍家康、秀忠、家光、家纲四代将军,对德川幕府早期成立时的各种相关制度、礼仪、规章和政策法令的制定贡献很大,但他做过最有名的一件事大概是在著名的“方广寺钟铭事件”里,与金地院崇传一道,把“国家安康”解释成诅咒(德川)家康身首异处,通过文字狱的手段找到了消灭丰臣秀赖的借口。

由于德川幕府推行“文治”,希望借助儒学加强思想统治,因此非常重视通过海上贸易,从中国购得汉籍。考虑到林罗山的身份,他能够阅读到从中国输入的包括《三国演义》在内的大量书籍,并将其记录下来,是完全有可能的。

不过,当时能读懂汉文《三国演义》的毕竟只局限于少数知识阶层。比如当时有专门从事翻译的“唐通事”,据说《三国演义》就是他们用来学习汉文的课本,再比如寺院的僧侣,也有使用汉文的传统。通过他们转述、翻译,以及在他们作品中的引用和借鉴,有更多普通日本人开始接触、了解这部古典名著,并被其中的人物和故事深深吸引,开启了日本经久不衰的“三国热”序幕。

《三国演义》真正登上日本文学舞台,应该始于元禄二年(公元1689年),湖南文山根据罗贯中《三国演义》、经过三年时间翻译而成的《通俗三国志》的问世。译者为京都天龙寺的僧人义彻和月堂两兄弟,“湖南文山”实为译者的笔名,先是义彻开始着手翻译,其死后,他的弟弟月堂继续完成了《三国演义》的翻译。

虽然是“翻译”,但湖南文山的译本并不是对原文的直译,除了形式章节的改变,对内容也有较大的删增,例如将120回的原著内容合并为50回,所以它实际上是编译本。但这毕竟是《三国演义》在日本的第一个译本,即《三国演义》日文初译本的诞生。至于为何将原著120回的回目缩减为50回,这也并不是译者随意而为,实际上是从说书到读本的一个巨大转变。原著在每卷末尾都有“且听下回分解”的字样,这是说书时的常见方法,为了提起听众的兴趣,吊足大家的胃口,能够下次还兴致盎然地来听书。湖南文山剔除了这种形式,且以故事的完结为各章节的结束,目的是为了使故事更具有完整性,更贴近小说的形式,符合江户时期读者的阅读习惯。以内容的完整性作为分卷、分章的标准,成为湖南文山译介《三国演义》的准则,最终呈现给读者的就是50卷本的《通俗三国志》。这里的“通俗”当时专指翻译汉籍之事,而让“俗”也可以“通”,即让一般不懂汉文的老百姓也能读懂之意。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