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真相>正文

一场丢人现眼的失败,被乾隆算进“十全武功”

2016-11-22 15:43:24 优恪网 分享

[摘要]对于清廷来说,属国之君,亲来朝贺,尚是首次,然而从一开始,这就是场骗局。

一场丢人现眼的失败,被乾隆算进“十全武功”

图:布达拉宫前的御制十全碑记亭

作者:郭晔旻

在拉萨市的布达拉宫广场上,坐落着一座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落成的“御制十全记碑”。碑上用藏、蒙、汉、满四种文字刻下了乾隆帝亲自撰写的碑文,用以宣扬乾隆一朝的“十全武功”。奇怪的是,“十全武功”里的“降安南”分明是一场败仗,如何竟能与平定准噶尔的丰功伟绩并列呢?

南北朝的终结者

“十全武功”里的“安南”,指的是今天的越南北部。自从十二世纪南宋朝廷册封当时的“大越”李朝君主为“安南国王”之后,元明清三代都沿袭了这个称呼。与中原王朝改朝换代不太一样的是,安南虽然也有朝代的变化,国号却基本不变,除了被明成祖出兵消灭的短命胡朝(1400-1407年)与其同样短暂的“大虞”国号之外,“大越”一直是安南的正式国号,在驱逐明军重获独立(1428年)之后,黎利建立后黎朝,国号仍然恢复成了“大越”。

后黎朝的国祚在1527年中断,权臣莫登庸逼迫黎恭皇禅位并将其杀死,自称皇帝,即莫太祖。滑稽的是这位司马懿一样的人物前不久还在宣称,“三纲五常,扶植天地之栋干”,结果转过来就把头一条“君为臣纲”置之脑后了。

莫氏篡位激起了忠于黎氏的势力的反抗。盘踞在今日越南和老挝交界的后黎朝旧将阮淦,集结反对莫氏的力量,并于1532年访得黎昭宗之子黎维宁(黎庄宗),复辟后黎朝。因为重新恢复的后黎朝的中心在清化、义安一带,与北方盘踞在以升龙(河内)为中心的红河流域的莫朝对峙,这一时期被称为“南北朝”。

1545年,被尊为“尚父”的阮淦被莫朝降将下毒杀害,后黎朝的实权落到了他的女婿郑检手里。他与其后裔的权力甚至超过了阮淦:黎皇毫无政治权力,那些必须由黎皇名义下达的诏令,都由郑主“奏请”黎皇发布。这就形成了“黎皇郑主”的局面。1591年,郑军五万北伐,击败莫朝的十万大军,第二年又攻下升龙,莫朝残部逃至中越边境一带,在高平苟延残喘近一个世纪。黎皇还都升龙,越南历史称之为“黎朝中兴”。

表面上,中兴后的后黎朝统一了除高平一隅以外的全部国土,但阮淦的儿子阮潢出镇顺化后羽翼渐丰,阮氏家族实际控制了灵江以南地区,并从1620年开始,虽在名义上奉黎皇的年号,仅称大越国阮主,但不再向中央交纳赋贡,形成一个新的割据政权,中国与日本史籍即称之为“广南国”,结束了南北朝的安南仍然处在南北分裂的局面。

这样的局面持续了一个多世纪,郑氏用黎皇的名义六次对阮氏用兵,都没有使之屈服。反而是阮岳、阮侣、阮惠三兄弟于1771年在广南归仁府西山邑揭竿而起(史称“西山起义”),在短短五年之内就摧毁了南方的阮主政权,并以“扶黎灭郑”的名义出兵北上,于1788年消灭北方的郑氏,更迫使后黎朝的末代皇帝黎维祁藏身民间,并向清朝求援,“立予存亡继绝,以申大义于天下。” 在乾隆皇帝看来,黎氏传国日久,且臣服“天朝”最为恭顺,“今猝被强臣篡夺,若竟置之不理,殊非字小存亡之道”,终于决心进行军事干预,志在“灭阮扶黎”,“兴灭继绝”,“原非利其土地”。

除夕之夜的奇袭

1788年十一月,清两广总督孙士毅征调广东省兵一万人,广西省兵五千人,合一万五千人,两千人分拨沿途防守,以八千名出征安南(越南史籍记载为二十万清军,甚为夸大不实)。

清军此次用兵安南的目的是为黎氏复国,师出有名,因此进展顺利,长驱直入。十一月十九日,军抵富良江,江之南岸即为安南首都升龙。为阻止清军过江,在清军到达前,西山军领袖阮惠下令尽伐沿江竹木,并将沿江所有船只停泊南岸。清军到达后,艰难觅得几只小舟。夜幕降临,载兵百余,驶向江心,夺得战舰一只。清军提督许世亨亲自率兵乘舰渡江,复夺得小舟三十余只,更番渡兵,分捣敌营。昏夜中,西山军不辨多寡,惊慌溃逃,清军焚其战舰十余艘。二十日黎明,清军全部过江。黎氏宗族、百姓出迎,阮惠遁还广南。是夜二鼓,黎维祁走出藏身处所,赶赴军营进见孙士毅。十一月二十二日孙士毅根据战前乾隆皇帝的指示,传旨举行册封仪式,代表清廷正式册封黎维祁为安南国王,后黎朝第二次得以复辟。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