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值看>正文

被忽略的古DNA研究:曹操墓为何难有定论

2016-11-21 15:19:12 优恪网 分享

[摘要]曹操与Birger两人虽然时代相差千年,地域相隔万里,其在各自历史上的地位却何其相似。

被忽略的古DNA研究:曹操墓为何难有定论

2009年底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公布了曹操墓考古发现,随后引起了全国范围内的争论。在多个版本的“2010十大文化事件”中,曹操墓争议都占有一席之地,可见其引起的社会关注。

2013年初在上骨骼化学分析课程时,安排的有一篇阅读是关于人的古DNA研究。这个研究的主题是利用古DNA分析法辨认瑞典历史上一个著名历史人物Birger Magnusson的遗骨,发表于Annals of Anatomy上。读完之后顿觉这不就是瑞典版的“曹操墓”么?

争论的主角Birger Magnusso,瑞典贵族之后,出生年月不详。他于1248年任职“jarl”,其地位相当于拉丁语中的earl(伯爵)或者duke(公爵),即中国人所说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同时,由于当时的国王是他未成年的儿子Valdemar(因为其亲舅舅、国王Erik Eriksson死后无子嗣,他于十二岁继承王位),Birger的地位就可想而知了。这个人实际统治瑞典近二十年,政绩突出,包括制定法律、改革税制、建成斯德哥尔摩等,并最终将瑞典建成一个现代天主教王国。

Birger 1235年与国王的妹妹成婚,子嗣众多。长子Valdemar于1250年继承其舅舅的王位,次子Magnus于1275年从哥哥手中夺得王位,另一子Erik(被称作Erik nobody)于1275年早逝。Birger的妻子于1254年去世,他于1261年又与孀居的丹麦王后Mechtild成婚。

据十五世纪文献记载,这个著名的政治人物于1266年去世并被葬于Varnhem。他的第二任妻子Mechtild(1288年去世)和第三个儿子Erik与他合葬。其墓葬位于西多会修道院教堂西侧的祭坛之前,教堂里有他的石雕肖像,被称为瑞典最古老的肖像。十六世纪三十年代该教堂遭火灾,Birger的墓碑在教堂重修过程中被移走,其墓葬在教堂内的具体位置从此无人知晓。

二十世纪初Varnhem扩建过程中发现一座墓葬。该墓葬于1920年被发掘,并由当时瑞典最著名的人类学家进行人骨鉴定。专家认为该墓葬中的两具成年男性尸骨和一具成年女性尸骨分别属于Birger、Erik和Mechtild。因此该墓葬被确认为Birger之墓。1997年,有专家撰文质疑最初的鉴定结果,尤其是性别鉴定结果,他们认为那具被鉴定为Mechtild的遗骨实际上属于一个男性。如此,则当初对墓葬的鉴定结论要全部被推翻。于是该墓葬于2002年被重新打开进行人骨鉴定,这次采用了人骨形态、性别、年龄、疾病以及古DNA等多种分析方法去验证三具人骨的身份。从亲缘关系角度看,如果当初对三人身份判断无误,那么这两个男性之间应该存在父子关系,而那个女性则与两个男性无任何生物学上的关系。

最新的骨骼鉴定结果如下:三具人骨包括两个男性和一个女性,说明最初的性别鉴定无误。新的分析方法还获得了更详细的信息:女性个体去世年龄六十五岁左右,有轻微的骨质疏松症状(与年龄特征相符),牙齿磨损非常轻(表明其生前食用高品质的细软食物,社会地位应该较高),这符合文献记载的Mechtild的各种情况。可能是Birger的老年男性去世年龄五十五岁左右,右眉骨有一愈合的伤疤,可能与其1240年左右参与的一场战争有关。可能是Erik的青年男性二十五岁左右去世,可观察到脊柱侧弯和胸骨畸形,表明其患有先天性马凡氏综合征(Marfan's syndrome)。这些特征与历史上关于三人的记载相符。而古DNA分析结果表明两个男性之间的父子关系并不矛盾,同时年轻男性个体与女性个体之间并不存在母系血缘关系——这些判断进一步支持了最初对三人关系的判断,同时也证实了该墓葬即为Birger的墓葬。

按道理说,在多重证据的支持之下这个鉴定应当是没有疑问了。然而,此文章最后说,为了进一步确认Birger的身份,专家计划对位于斯德哥尔摩的Birger另外两个儿子的墓葬进行开棺分析。这几座墓葬的记载都是明确的,DNA分析的结果能够进一步验证对Birger遗骨的分析结果。从科学研究的角度讲,这无疑是对真理的不懈探索。但是从伦理上讲,这似乎有点过了——对历史名人两次开棺之后又对其多个后代继续开棺检测。最令人吃惊的是,文章最后说开棺申请居然已经获批!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