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聚合>正文

1928年蒋介石在北大演讲,说了些什么?

2016-11-19 16:23:08 优恪网 分享

[摘要]蒋介石一生讲演无数,他自己也以善于演说自诩。不过,蒋介石在大学讲演的机会则不多,其中在北大讲演好像仅此一次。

1928年蒋介石在北大演讲,说了些什么?

作者:李玉,学者,南京大学教授。

“今天兄弟至北大讲演”——谈1928年蒋介石在北京大学的讲演

1928年对蒋介石而言,是“成就”较大的一年,也是他个人较为得意的一年。因为这一年,在他的领导下,国民党北伐成功,从形式上完成统一中国的“大业”。

1928年7月3日,蒋介石进驻北京,一待就是十余天。在北伐的“收尾”工作阶段,蒋介石一方面加紧对张学良及奉军施压,另一方面开始与阎锡山、冯玉祥、李宗仁等军事实力派人物讨论裁兵问题,俾为北伐善后。在此期间,蒋介石亲往北京大学讲演,成为其一生中不多的高校讲演的重要组成部分,值得后人关注。

蒋介石北大讲演的时间是1928年7月17、18日,他在这两天日记中均记载“上午在北大讲演”,此外没有别的相关内容。但实际上,蒋介石对其在北大讲演较为重视。据《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第3册记载,16日,在北京八大处休养的蒋介石就在公务之余“考虑对北京大学讲演问题”,并且自叹:“若干北方人士脑中,满是军阀与军阀主义,吾将于此最高学府中明白讲演辟正,以唤醒其醉梦也”。《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是由台湾“国史馆”秦孝仪等人主持编纂的蒋介石个人大事长编性著述,史料裁剪加工与情节设计痕迹相当明显。蒋介石赴北大讲演之前的“自叹”难以考证,但藉以点明其讲演主旨,则无不可。

7月17日上午8点,蒋介石就赶往北大讲演,《申报》当天晚上的一则电讯稿这样写道:“蒋今早在北大讲演,到千八百(人),邵力子、陈布雷随往”(《蒋昨在北大讲演》,《申报》1928年7月18日,第4版),说明蒋介石北大讲演的场面不小,惜无详细的报道,以助后人检视当时的现场情况。

《申报》在报道蒋介石北大讲演之时,对其演讲略加介绍,类似极为简略的“内容提要”,而《蒋中正“总统”档案事略稿本》则对蒋介石两天的演说词有较多披露。

蒋介石的演讲这样开头:

学界各位同志,今天兄弟至北大讲演,感想与他处不同。因北大是中国新文化发源地,自“五四”运动以后,各地革命工作、民众运动,几皆以北大为中心,不到几年,已使全国同胞了然于帝国主义者之凶狠、军阀之横暴,深觉其非在三民主义之下不能救国救民;并卒能唤醒北方民众,使其影响及于革命,国民革命军乃得克复北平。吾人对于各位同志年来之奋斗精神,实当寄以热烈的、由衷的钦敬。

从日记中可以看出,此时的蒋介石虽未见志得意满之慨,在一定程度上或可谓志虽得而意未满,而他在国民党政界与军界的领袖地位无疑更加提升,况且手握重兵,极易产生轻视文人的心理,但就蒋介石的讲演开场白来看,则不难发现他对“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还是有所掌握的。他一开始就高度肯定北大在中国新文化运动、革命运动中的地位,并表示“由衷的钦敬”,显然有投北大所好之嫌,因为北大虽然是五四运动的中心,但充其量也只能算作全国革命运动、民众运动的中心之一,蒋开口便说“自‘五四’运动以后,各地革命工作、民众运动,几皆以北大为中心”,那么置广州、上海、武汉于何处?所以,蒋之话明显是在讨听讲者欢心。

在接下来的讲演中,蒋介石继续从赞赏北大师生的革命精神方面做文章。他指出,北伐虽然告一段落,但革命却刚刚开始,而且是从他到北大讲演“才是开始的第一天”。他此前虽然“在南方工作”,但“深切了解北方青年同胞自‘五四’以后牺牲实多,有坐外国监狱者,有被军阀杀害者;‘三一八’惨案,青年同胞死者尤多”。以此表达他对北方青年为革命所受牺牲的深切同情与安慰。但是,蒋接着追问,“何以历年来牺牲许多青年,而革命迄今尚未成功”,革命如何才能成功,由此,逐步将议题引向设定的主旨。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