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滚动>正文

小赫鲁晓夫笔下的老赫鲁晓夫

2016-11-17 18:32:02 优恪网 分享

[摘要]以为这是小赫鲁晓夫替他父亲涂脂抹粉而加上这段阿Q式的内心独白,后来的材料证明,赫鲁晓夫确实在会上说过类似的话。

小赫鲁晓夫笔下的老赫鲁晓夫

作者:牧惠

好友袁兵同志把前苏共领导人赫鲁晓夫的儿子、已经移居美国的火箭引导系统工程专家谢尔盖·赫鲁晓夫写的一本书翻译过来。这本《小赫鲁晓夫写老赫鲁晓夫》,披露了有关赫鲁晓夫从1964年10月被赶下台到1971年去世前后的某些内幕。小赫鲁晓夫是赫鲁晓夫的独子,他不仅目睹了而且在某种程度参与了有关赫鲁晓夫的好些事件:他预先知道推翻赫鲁晓夫的密谋并告诉了赫鲁晓夫,他陪伴赫鲁晓夫度过垮台的痛苦和遭受可以预料到的折磨。他还是赫鲁晓夫回忆录的整理人,此书转移到外国并抢先在西方出版也出于他的策划。赫鲁晓夫逝世后的葬礼和建立纪念碑的全过程更是少不了他的参与和奔走。可以想象,由他写出来的这本书必然有不少吸引人的情节。果然,袁兵把书稿寄到我处后,我一口气读完这叠五百多页、二十多万字的手稿。

读着这本书,不知怎地我总是不由自主地老想到《资治通鉴》、《通鉴记事本末》,想到咱们中国的二十四史,感到书中的人物,不论胜的败的,在朝的在野的,都活得很累很累。赫鲁晓夫有他的功过是非,把他搞下台的一方也有对有错。这本书给人提供的主要不是这些,而是在高层权力斗争之中的勾心斗角。

波德戈尔内、勃列日涅夫、谢列平和波里扬斯基秘密串联倒赫鲁晓夫始于1964年春天。他们悄悄组成反对赫鲁晓夫的“统一战线”,当他的面却又在公开场合非常夸张地吹捧赫鲁晓夫。赫鲁晓夫曾在这年春天一次集会上谈到他老了,该让路给青年人了,表示到二十三大退休;这番话却引来同僚们一场“坚决反对”的风波。特别好看的是这年4月17日赫鲁晓夫70岁生日的场面。主席团成员和中央委员会书记等在九点钟前就到达寿星公家里了,不小的起居室里挤满了人,勃列日涅夫不停地吻赫鲁晓夫,然后宣读他们集体签名的把赫鲁晓夫说的好得不能再好的贺词,宣读中一次又一次地鼓掌。勃列日涅夫甚至流出了眼泪,然后又是热烈地拥抱。接着,还有克里姆林宫的正式祝贺和盛大的宴会。也是在这时,在密谋中担惊害怕的他们慌慌张张地设想过种种达到目的的方案:毒药,制造飞机失事,然后——否决了这些极不保险极不可取的做法。也许可以说,要不是有人泄漏了宫廷政变的阴谋,迫使勃列日涅夫匆匆忙忙从东德赶回来下决心行动,他们仍然被赫鲁晓夫这个名字吓得像没头苍蝇似地乱转。一直到最后五分钟才被拉进圈子里的人,头一个问题是“克格勃站在哪一边”。是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利与害。莫洛托夫“反党集团”的前车之鉴使他们完全了解如果不能扳倒赫鲁晓夫的后果将是怎样。

撰写回忆录这件事本来是法律也无权禁止的公民的权利;但是,诚如赫鲁晓夫说的那样,“他们不需要历史的真相”,于是,如何完成并保存回忆录,如何把回忆录手稿送到西方保存并抢先出版,在这当中如何与克格勃特务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有关的内容足足写了好几万字,独立成一章。读着这本书,真难想象“公仆”们除了从事这些活动之外,究竟还有多少精力用于考虑国计民生。难怪费德林在一篇回忆文章中谈到,勃列日涅夫在会见外国客人时,竟当着客人的面问他的秘书,该不该念完事前为他准备好答案的整个稿子的所有段落。

“他们不需要历史的真相”,赫鲁晓夫用于批评他的政敌的这句话,对他本人并不例外。可以说,一切政客都会有见不得人的历史或不想让人知道的历史(即江青的所谓“黑材料”)。众所周知,赫鲁晓夫当政的时候销毁掉一批他不喜欢保留下来的材料,包括上世纪30年代大清洗时他参与签字的处决“人民公敌”的文件。可是,历史真相却是不管任何人的需要与否而客观存在着,总有公布于众、真相大白的一天。值得一谈的倒是,由于地位不同,退休金领取者赫鲁晓夫有了知道真相即老百姓的知情权的要求并因此开始有了某种程度的反思:他开始抱怨报纸都是无聊的东西:“谁会相信?”他开始收听外国电台的俄语广播。他这时才有时间读完《日瓦戈医生》,于是明白“这本书的内容没有反苏的东西”,“不应该禁止它”。他开始知道执法者居然收取贿赂而且收到他的警卫头上因而感叹不已:“在这样的世间我们怎么能建设共产主义……”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