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今日>正文

余旭遗体火化 父母、亲人、好友、战友含泪送别

2016-11-17 11:25:23 优恪网 分享

余旭遗体火化 父母、亲人、好友、战友含泪送别

昨日,天津武清区殡仪馆,成都商报记者把一束白菊放在暂存余旭骨灰的地方

痛悼川籍空军女飞行员余旭烈士

蔡竞

(二0一六年十一月十二日)

文锦江鸥百媚身,韶华当着靓衣裙。

怀操绝技苍穹啸,鹰击玄霄领雁勤。

喋血长天乘鹤去,断鸿声远破云纷。

痴情仍伴刀尖舞,忠胆常随建国勋。

天空晴朗,寒风萧瑟。11月的天津被初冬的寒意层层包裹。

11月16日,这是歼-10女飞行员余旭离开的第五天。这也许是平津大地最冷的一天。这一天,余旭的遗体被火化,她的父母、亲人、好友、战友,在这个冷得骨头哆嗦的日子,含泪送走了她。

在天津武清区殡仪馆,成都商报记者用一束白菊,送了这位所有人心目中的女英雄最后一程。这个偏僻的小镇上,余旭这个名字也许会永远留存在淡蓝的天空。

泪水凝在眼角

11月16日凌晨4点多,大部分人都在睡梦中,余旭的亲友们已经出发。他们那个漂亮活泼叽叽喳喳像个小麻雀的崇州妹妹,过了这天,将魂归蓝天。

武清区殡仪馆距离武清市区还有20公里。余旭的遗体是当天最早送到的。清晨5点多,天还半黑半蓝,殡仪馆外的空地上已经站满了送别余旭的人们。她的战友,身穿着笔挺的空军制服。她的亲人们,着黑衣,佩戴着白花,眼睛红肿,依然沉浸在失去余旭的强烈悲痛中。

从四川赶到天津的余旭亲友大约有20多人。即使距离余旭牺牲已经有5天,他们依然觉得这像是一个不可能发生的噩梦。余旭的黑白遗像,依然是及肩短发,英姿飒爽的样子,就像她依然在开开心心地和身边每一个人打招呼。

余旭的母亲悲痛难抑,一度要余旭的两位战友搀扶着维持平衡。余旭的父亲摸着余旭的遗像,头埋得低低的,就好像在和女儿说着最后的贴心话。

哀乐声响起,这意味着真的是最后一次看看这个有着太空梦的空中花木兰。她还有很多梦想尚未企及,讲述空军军营体验的《真正男子汉》,她还曾遗憾没能亲眼看看拍摄。她爱动物,爱漂亮,她总是细心地照顾家里人,照顾身边的人。她说过休假就回崇州看看,却再也不能完成这个计划。

送这么一个原本活灵活现的女孩离去,是人世间最残忍的一件事。早晨8点钟,在最后向余旭遗体致敬之后,亲友们就是最后看她一眼,然后等待遗体火化。殡仪馆的迎灵室并不大,挤满了因余旭离开而哀恸的亲友们。小小的房间,沉默得可怕,低低的啜泣声穿过墙壁传出来,有人小声地问:“就是那个女飞行员吗?太可惜了,太可惜了。”

思念存于心中

这是一个简洁的告别。8点25分,遗体火化完毕。余旭的骨灰被红旗覆盖,殡仪馆穿制服的工作人员撑着一把黑伞,护送着捧着骨灰的余旭亲友前行。所有人的脸都是如此悲哀而不舍,他们不说一句话,就只是眼巴巴地看着装在小小盒子里的那一捧他们最珍爱的妹妹。她的笑靥,她的倔强,她的坚持,让她的魂灵不会因为熊熊烈火而消失。

成都商报记者只是默默地站在一旁,自始至终没有打扰沉浸在最深刻痛苦中的余旭亲友。捧着一束白菊,静静地为余旭祈祷。清晨的阳光打在白菊上,就像是这个空间中不言自明的哀伤。那束白菊,放在了暂存余旭骨灰的地方。即使是短暂的陪伴,也是对这个女英雄最真心的纪念。

再过几天,女英雄余旭就能回家了。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赵倩 发自天津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