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追踪>正文

孙中山的军法之治为何仅持续了三个月

2016-11-16 16:26:39 优恪网 分享

[摘要]当选临时大总统后,孙中山首先宣布改用阳历,以中华民国纪元,尽管仍遇到阻力,被迫做出妥协,于阳历下注明阴历节候,但毕竟改元使中华民国具备一个近代国家应有的外观。

孙中山的军法之治为何仅持续了三个月

在《革命方略》中,孙中山不仅指出中国民主革命必须经过军法之治、约法之治和宪法之治三个时期,而且大致描绘了各个时期的任务和目标。在第一时期,义师既起,各地反正,必立军政府。此军政府集兵权与政权于一身,除指挥军队戮力破敌、驱除光复外,也要依次扫除下列积弊:“政治之害,如政府之压制、官吏之贪婪、差役之勒索、刑罚之残酷、抽捐之横暴、辫发之屈辱,与满洲势力同时斩绝。风俗之害,如奴婢之畜养、缠足之残忍、鸦片之流毒、风水之阻害,亦一切禁止。并施教育,修道路,设警察、卫生之制,兴起农工商之利源”。只有这些都取得成效后,才能“解军法,布约法”,进入第二时期。应该说辛亥革命正如孙中山所预想的那样,义师既起,各地反正,纷纷建立军政府。而南京临时政府是总摄各地军政府的军政府,孙中山当上临时大总统后,立即将他所构想的军法之治付诸实践,希望督率国民扫除旧污。

南京临时政府的组建

但刚开始就遇到了一些阻力。1911年12月26日,抵达上海的第二天,孙中山参加黄兴、陈其美在哈同花园组织的公宴。席间,商量组织临时政府方案,他提出总统制,宋教仁却力主内阁制,双方争执不下,黄兴耳语宋教仁劝其妥协,“宋频摇其首,几成僵局”。晚上,在孙中山住处继续讨论,“宋仍主内阁制不稍更,孙力持总统制不屈,面红耳赤,几至不欢”。27日,南京的各省代表会派代表到上海欢迎孙中山,其间也谈到了组织临时政府问题:

同人谓:代表团拟举先生为临时政府大元帅,先生之意如何?

先生答:要选举,就选举大总统,不必选举大元帅,因为大元帅的名称,在外国并非国家之元首。

同人谓:在代表会所议决的临时政府组织大纲,本规定选举临时大总统,但袁世凯的代表唐绍仪到汉口试探议和时,曾表示如南方能举袁为大总统,则袁亦可赞成共和,因此代表会又决议此职暂时留以有待。

先生答:那不要紧,只要袁真能拥护共和,我就让给他。不过,总统就是总统,临时字样,可以不要。

同人谓:这要发生修改组织大纲问题,俟回南京与代表会商量。

先生又谓:本月十三日(农历十一月)为阳历一月一日,如诸君选我为大总统,我就打算在那天就职,同时宣布中国改用阳历,是日为中华民国元旦,诸君以为如何?

同人答:此问题关系甚大,因中国用阴历已有数千年的历史习惯,如毫无准备,骤然改用,必多窒碍,似宜慎重。

先生谓:从前换朝代,必改正朔,易服色,现在推倒专制政体,改建共和,与从前换朝代不同,必须学习西洋,与世界文明各国从同,改用阳历一事,即为我们革命成功后第一件最重大的改革,必须办到。

同人答:兹事体大,当将先生建议报告代表团决定。

可见对于孙中山组建政府的方案,即使是其党内同志都持有异议,更何况与他相对不熟悉甚或隔膜的迎孙代表及其背后的各省代表会呢。这意味着孙中山的军法之治不可能令出必行,完全贯彻其意志。即以上述争议为例,他的总统制、改用阳历主张经代表会辩论甚久,始获通过,而大总统前的“临时”字样依然保留。

当选临时大总统后,孙中山首先宣布改用阳历,以中华民国纪元,尽管仍遇到阻力,被迫做出妥协,于阳历下注明阴历节候,但毕竟改元使中华民国具备一个近代国家应有的外观。随即他着手组建中央政府,任命胡汉民为总统府秘书长,将《临时政府组织大纲》规定的五部扩增为九部,并提出各部总长人选:黄兴,陆军总长;黄钟瑛,海军总长;王宠惠,外交总长;宋教仁,内政总长;陈锦涛,财政总长;伍廷芳,司法总长;汤寿潜,交通总长;张謇,实业总长;章炳麟,教育总长。结果宋教仁、章炳麟遭到由各省代表会改称的代理参议院否决,王宠惠则饱受争议,因为伍廷芳任外交总长更合适。于是宋教仁、章炳麟被替换,王宠惠主动请辞,孙中山对他说:“吾人正当破除所谓官僚资格,外交问题,吾自决之,勿怯也”,说服他继续留任。九部总长名单通过后,标志着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民主共和政府——南京临时政府正式成立。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