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聚合>正文

海峡两岸共写史书何以可能:从分歧走向共识

2016-11-13 16:22:36 优恪网 分享

[摘要]作为两岸学界共写历史的一大成果,《两岸新编中国近代史》不仅凝聚了参与编写的诸多中生代学者的努力,同样也是两岸近代史学界三十年来不断交流、合作的成果。

海峡两岸共写史书何以可能:从分歧走向共识

11月9日,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与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主办的“《两岸新编中国近代史》出版座谈会”在近代史所学术报告厅举行。《两岸新编中国近代史》的主编分别由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所长王建朗、台湾“中研院”近代史所原所长黄克武担任,全书分晚清、民国两卷四册共57章,由57位作者分别撰写,这些作者来自大陆、台湾和香港,都是活跃于学术前沿的优秀的中生代学者,可谓集一时之选。因此,本次座谈会聚集了近代史学界的诸多知名学者,例如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吴景平、北大历史系教授王奇生、中国社科院世界史所研究员汪朝光,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的金以林、黄道炫等。

作为两岸学界共写历史的一大成果,《两岸新编中国近代史》不仅凝聚了参与编写的诸多中生代学者的努力,同样也是两岸近代史学界三十年来不断交流、合作的成果。三位近代史学界的前辈,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研究员金冲及、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海鹏、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杨天石,对此书也颇为关注,在座谈会他们对此书的出版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杨天石说,这套书不仅在学科水平上有一个很大的前进,而且在超越、克服过往史学局限性上有重要突破,对建立两岸史学共识有重大进步意义。

海峡两岸共写史书何以可能?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所长王建朗在座谈会上介绍道,《两岸新编中国近代史》的计划最初由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于2010年提出。王建朗说,2016年4月台北举办了一场两岸学术交流的研讨会,与会学者回顾了三十年来两岸交流的情况。两岸之间的学术交流,最早始于美国、日本等第三地,当时大陆、台湾学者之间很陌生,且互相提防,后来交流越来越多,越来越直接,两岸学者在交流中互相理解,关注彼此的研究成果,不断打开视野,互相影响。在一些学术问题上,两岸学者的研究已经相当接近。在此背景下,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提出这一计划,很快得到了两岸诸多学者的积极相应,台湾方面以“中研院”近代史所为主体,此外来自“中研院”台湾史研究所、东华大学、辅仁大学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学者也积极参与。最终成书的文稿集合了34位大陆学者、21位台湾学者、2位香港学者的贡献。

社科文献出版社首席编辑徐思彦补充道,其实近代史的老一辈学者早先就有两岸共写近代史的想法。她回忆说:“2004、2005年,有一次在复旦见沈渭滨教授,他当时就提出两岸合写近代史的想法,我也很快将此想法转达给了社科院近代史所的老师。”

共写史书的前提是两岸学界不断深入的交流和对彼此的尊重、宽容。由于历史原因,海峡两岸曾一度隔绝,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两岸交流的推进,档案文献的开放,两岸学界在史料共享、人员往来、学术出版等方面的合作都在不断展开。两岸学界最早的交流就开始于近代史领域,座谈会上,张海鹏、杨天石等回忆了自己曾经历的两岸交流的艰难岁月,更感慨有如今局面之不易。当下,民进党主政台湾后,对两岸关系产生了一些负面影响,黄克武认为,在此局势之下,更应该坚持两岸学界更扩大的学术交流。“比现在更艰难的境况,我们也一路走过来了,我对未来两岸的学术交流还是抱乐观的态度。”汪朝光说。

分歧如何达成共识?

《两岸新编中国近代史》的出版之所以备受关注,除了因为这套书集合一众一线学者,反映了近年近代史学界的最新研究成果之外,两岸因历史原因,对近代史上诸多议题曾各有表述,学者如何坐下来消弭这些分歧,达成历史共识,更是媒体和大众读者关心的问题。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