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社会>正文

在押犯死亡 家属状告看守所:医疗费提供不及时

2016-11-12 15:22:58 优恪网 分享

在押犯死亡 家属状告看守所:医疗费提供不及时

谢先从拿着儿子谢运东的身份证

11月10日,广西阳朔县农民谢先从将一纸诉状递至阳朔县法院,状告阳朔县看守所,对羁押中的儿子谢运东看护救治不力,医疗费提供不及时,最终其子死亡。

2016年8月27日,阳朔县看守所在押犯谢运东,因突发急症被送至县医院救治,随后转诊至桂林市第二医院。次日上午,医生根据病情,表示尝试“ECMO”(即体外膜肺氧合技术)是最后一线希望,要求家属确认手术。由于家属和看守所在谁该承担近5万元手术费的问题上争议不下,第二医院迟迟不能外请专家手术。十几个小时后,看守所表态同意手术。术后不久谢运东死亡。

27日4时:恶疾突发

桂林市殡仪馆B53号柜,儿子遗体的存放之处。30岁的谢运东头上戴着一顶镶黄边的黑色帽,额头按风俗点了一颗红“痣”。站在儿子遗体旁,谢先从没掉眼泪,“他本来很瘦,因为抢救一直输液,所以显得浮肿。”

殡仪馆记录显示:“由阳朔县看守所送至桂林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2016年8月29号,因病抢救死亡,现将谢运东尸体运送殡仪馆,一个月后,火化处理。相关费用,由阳朔县公安局承担。”死因一栏,写着“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征?”

113天,是葡萄镇农民谢运东羁押在阳朔县看守所的时日。病发前三天,他刚被阳朔县法院以盗窃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起因是他与别人一起盗窃下榨村观景台的两株价值上千元的“三角梅”。

8月27日上午9点45分,阳朔县葡萄镇石口寨村农民谢先从接到陌生来电,对方自称是阳朔县看守所的人,语速急促地告诉谢先从,其子谢运东夜里突发急病,已送县医院就医,让他赶紧过去看看。

从崎岖山路赶到阳朔县医院,已是中午时分。冲进内科,谢先从被儿子虚弱的状态吓住了。

“我问他,‘是不是他们打你了?’他吃力地摇了摇头。我查看了一下他身上,确实没有伤。我便下楼去给他买梨。”

买梨只花了不到10分钟,赶回病房,谢运东已经昏迷,正被人抬着下楼往救护车上转院。谢先从说,直到临终,儿子都没能醒来。

与看守所交涉时,谢家人观看了谢运东发病前后大约20多分钟的监控视频:8月27日凌晨约4点20分左右,谢运东从所在的6号床位下来,步履有些蹒跚地往监号外走。“他看上去有些摇晃,但还能扶墙自己行走!”大哥谢运勤称。

看守所的说法是,当时与谢运东同监室的人,发现谢运东情况不妙,就向值班管教报告。看守所马上把他送至阳朔县医院,并没有耽搁。

27日中午:转院进ICU

阳朔县医院值班医生覃学辉,负责为8月27日凌晨4:53送到医院的谢运东接诊。他记得谢运东送来时的状况。“人送来时情况就很不好,拍的胸片非常白。”覃学辉这样回忆。

云南省检察院检察技术处法医许刚,在查阅谢运东病情记录及体检指标后称,“胸片发白,提示患者的肺组织有炎性病变。结合体检结果,可以说人送来时即属危重病人。”

首诊的阳朔县医院入院记录显示:“患者自诉3天前出现胸痛、心悸、气促”字样,且“病后未系统诊治”。

据覃学辉介绍,因为病情急险,他们医院救治不了,他随后搭乘救护车,一路护送谢运东到市二院救治。北京青年报记者调查获悉,转到市二院之后,没有几小时谢运东便被送入重症监护室。

“无论是在阳朔还是在桂林,谢运东抢救时一直被镣铐拴住,这令家属很不忍。我们多次向看管提出撤掉械具,可他们以没带钥匙为由,拒绝开锁。”谢运东的姐夫刘庆贵说。

随着谢运东病情的恶化, 8月27日傍晚8点多钟,看管干警提出让家人将谢运东领走,“保外就医”。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