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今日>正文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为何没能连任?

2016-11-10 18:08:55 优恪网 分享

[摘要]选举结果:亚当斯71票,杰斐逊68票,选举人团总票数为139票。换言之,亚当斯仅比过半数多1票的结果当选总统。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为何没能连任?

1800年的美国总统选举,意义深远。政党政治的运作机制、选举文化的争斗喧嚣、总统选举制度的步步改革,都始于这次选举。合众国自建国以来的统一与和平,也在这次选举中,经受了考验。因此我们回看历史,意图从总统选举的角度理解美国政治时,不能不从1800年开始。

从友到敌:1800年选举之前

1800年的总统竞选,最引人注目的主角是托马斯•杰斐逊与约翰•亚当斯。一个来自弗吉尼亚——美国最有历史的州,历史学家一致同意:美国从这里开始;一个来自马萨诸塞,美国最具革命传统的州,宛如中国的湖南。二人初识,是在1775年第二届大陆会议召开时。次年,大陆会议委托“五人委员会”起草《独立宣言》,托马斯•杰斐逊执笔,亚当斯也参与了修改,作为同一事业的战友,两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785年,亚当斯评价杰斐逊,认为他“从不受党争或个人偏见的影响,始终都只为了自己的国家”。1787年,杰斐逊的挚友詹姆斯•麦迪逊向他打听亚当斯的人品,杰斐逊告诉他,亚当斯极其和气可亲,一旦与他相熟,便会喜欢上他。

然而,友谊归友谊,二人政治上的分歧从谢斯起义(1786年)、联邦宪法制订时便已显露分明。对于谢斯起义,杰斐逊认为它就像大自然的风暴,虽则有破坏性,但那属于民众对于暴政的反抗权,政治上缺少不得。他那句“自由之树须靠暴君的鲜血来浇灌”的名言就起因于谢斯起义。亚当斯则不然,在他眼里,这是一帮无知、绝望、毫无原则与良心的乌合之众的骚乱。

谢斯起义的爆发,推动了联邦宪法的制订。虽然宪法制订时,他二人都不在国内——杰斐逊出使法国、亚当斯出使英国,但他们通过书信表达了各自的看法。杰斐逊反对强大的中央政府的建立,认为只有切实的代议制民主和州权的保证才能捍卫人民的自由;亚当斯则认为,要想维护国家的安全与稳定,必须建立一个有效的中央政府,最好由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所描绘的“哲学王”来统治。虽然杰斐逊不反对联邦宪法的通过,但他很自然地成了反联邦党人;亚当斯则与汉密尔顿一起,成了联邦党人的领袖,尽管亚当斯对汉密尔顿的思想有所保留,后者一心想复制英国君主立宪政体,在制宪会议上,大力主张总统与参议院议员实行终身制。

联邦建成后,华盛顿当选总统。他身旁的助手除了司法部长、财政部长与战争部长外,一个是国务卿托马斯•杰斐逊,一个是副总统约翰•亚当斯。这二人由于政治见解的分歧,很快就开始针锋相对。1789年,亚当斯敦促国会对总统加以帝王般的称呼,譬如“最仁慈的殿下”,或者更简单些,称“陛下”。杰斐逊嗤之以鼻,说“我从来没听说过如此荒诞可笑的事”,并且表示,“我希望诸如‘大人’、‘阁下’之类的词永远不要出现在我们中间”。

1790-1791年,亚当斯匿名发表了一系列的历史论文,总名为《与达维拉对话集》。文章中表达了他对于法国大革命的批判,他劝诫美国人:不要受激情的驱使,即便是民主,也必须受制约。1791年4月,著名政治思想家托马斯•潘恩的著作《人的权利》在美国出版,这本为法国大革命的激进民主而强烈辩护的作品,得到了杰斐逊的认可。他公开表示,“终于有人出来反对我们中间的政治异端了”。

国务卿公开羞辱副总统,华盛顿很生气,杰斐逊向总统做了解释,同时给亚当斯写信,表示道歉。他说,“你我之间,政见不同,彼此都知。但我们是意见不同的朋友。”亚当斯接受了道歉,不过他声明:杰斐逊的言论“对他名誉上的伤害已经造成”。两个人15年的友谊自此终结,敌意埋在了各自的心底。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