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围观>正文

民国首任总理唐绍仪真的曾想投敌做汉奸吗?

2016-11-09 19:45:00 优恪网 分享

[摘要]蒋介石的国民政府了解唐绍仪的政治地位与社会影响,乃密切监控他的动向,并极力拉拢之,使其不致遭受日本人利用。

摘自杨凡逸《折冲内外:唐绍仪与近代中国的政治外交》,东方出版社

救国?叛国?晚年唐绍仪险些走上“汉奸”之路,是外交家的妥协思维作怪?是不甘屈居人下的利欲之心驱使?还是怀抱救国之心的自我牺牲?我们从他身上仿佛看到了汪精卫的影子。

与虎谋皮:晚年唐绍仪的“汉奸”之路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特务机关亟思邀请过去叱咤中国政坛的政治人物再次出山,参与筹组傀儡政权。日本试图在北方拉拢吴佩孚,在南方则邀请不愿随国民政府西迁元老级政治家唐绍仪出面,以形成“北吴南唐”的局面。唐绍仪把自己的可能复出说成是为和平效力奔走,而不愿被认作汉奸。不过,他与日本特务之间的频繁互动确实引起了蒋介石等中国军政要人的疑虑,为日后唐氏命丧斧钺埋下了杀机。虽然唐绍仪最终未曾出面筹建傀儡政权,不失晚节,他死后国民政府还下令褒扬其功绩,但他晚年的政治选择与作为还是不免启人疑窦,最终酿成一出悲剧。

依违于日、蒋之间

唐绍仪于20 世纪30 年代初的反蒋政治抗争中失势,又遭到广东实力派要人陈济棠的排挤,致使他退隐上海。不过,唐绍仪仍然密切关注中外大势,我们可由他与美国大使约翰逊(Nelson T. Johnson)于1937 年5 月20 日的会谈中得知唐氏的主张:第一,日军借由军事行动而攻占华北,以纾解日本国内的各项问题;中国是否奋起抵抗将大大地取决于蒋介石是否已做好抗战的准备。第二,宋庆龄机智而爱国,宋霭龄、宋美龄姊妹的行动则令人作呕;唐氏并未进一步说明原委,但约翰逊认为宋氏姊妹恣意干预政府决策,乃使唐氏对她们深恶痛绝。第三,建议外交部长王宠惠与蒋介石须交好美、英、苏等国,中国急需国际友人,故切勿急于收回治外法权。第四,驻苏联大使蒋廷黻处理对苏外交失当,在西安事变后即贸然前往苏联外交部提出抗议,不仅遭到苏联外长李维诺夫(Maxim M. Litvinov)的驳斥,并拒绝再度接见蒋廷黻。第五,蒋介石的健康状况令人关切,如果蒋氏重病无法视事,甚至死亡,将使中国陷入窘境。最后,国民政府不宜将叛服无常的张学良东北军部署于陇海铁路沿线的战略要地。

日军在军事行动上节节获胜,占有中国广大的富庶地区,并在经济上扼杀中国,但仍须运作公共舆论,以激起中国人民对蒋介石的不满声浪,并找寻中国的军政要员合作筹组新政权,以颠覆国民政府。他们积极找寻的所谓“第一流”人物,理想人选主要是中国革命初期的政治家、政界元老,以及在20 世纪20 年代遭受蒋介石排挤的政治人士。他们心目中的首要人选就是国民党元老唐绍仪。唐氏是能为多数反蒋人士所接受的政治人物,其政治声望颇能引起日本特务的注意,故被视为“以华制华”的最佳工具。此外,唐绍仪具有向来受日人仰慕的保守、传统、复古倾向等崇高特质,且不曾沾染国民党高官之盛气凌人的高傲姿态,日人乃积极争取他出马主持全国性的新政权,以取代蒋介石的地位,并拉拢华北的吴佩孚与唐氏合作,以唐绍仪主政,吴佩孚主军,以营造出“南唐北吴”的政治局面。1937 年8 月,曾协助孙中山革命活动的日本政要萱野长知应日本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的邀请前往上海,试图拥立唐绍仪建立华中伪政权;由于唐氏态度消极而未成。1937 年12 月中旬,华中日军特务部长原田熊吉通过岑春煊之子岑德广和日特务山田等人游说唐绍仪,原田本人也数次与唐氏会谈。1937 年12 月,日本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曾询问唐绍仪是否有意愿出马筹组反蒋政权,唐氏则对松井的邀请表示出兴趣,甚至表示能动员多名政要加入。但唐氏向松井提出附带条件:中国的领土完整必须获得保全,且他必须拥有实权,不受日方的掣肘。由于当时在华北仍有王克敏的“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松井因而无法明确予以保证。虽然唐绍仪在政权成立前即可能遭到不测,但日本华中方面军仍然决定由唐氏主持新政权的成立工作。1938年1 月11 日,御前会议决定拉拢唐绍仪和吴佩孚出马建立“新的中央政权”。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