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追踪>正文

试点16年,垃圾分类得失待检视

2016-11-07 16:15:58 优恪网 分享

连海平 时评作者

全国第一批垃圾分类处理试点城市,已经“试”了16年,公众仍不知如何分类,这份成绩单有点难看。下一个16年,路要怎么走,还请多费心、多尽力。

北京市城市管理委员会近日发布消息称,将设置垃圾“分类、分质、分时”收运试点,促进居民源头分类,同时将探索设置垃圾“不分类、不收集”惩戒试点。但《工人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不知道如何分类,成为困扰诸多小区居民的难题。

分类作为垃圾处理的前端,其作用得到世界公认,但知易行难。即使垃圾分类到“严苛”级别、被公认为做得比较好的日本,经过40多年的努力,也还没达到100%的水平。不过,北京与上海、南京等作为全国第一批垃圾分类处理试点城市,已经“试”了16年,公众仍不知如何分类,这份成绩单有点难看。一方面,当然与城市垃圾总量不断攀升有关。据权威部门预计,至2020年,北京市生活垃圾产生量将会达到每天2.8万吨。每天一座“垃圾山”,处理起来确实令人头疼。另一方面,垃圾分类推行本身是否也有需要完善之处?

公众对垃圾分类认知水平低,当然与公众的公共意识有关。有些人能够坚持垃圾分类投放,有些人不愿意,公共意识是分水岭。垃圾分类作为一种新习惯、新素养,公众需要在生活中不断适应、反复习得,才能内化为一种素质,外化为一种习惯。这一过程中,政府也要有所作为,引导、帮助公众养成垃圾分类意识。在日本的垃圾分类指引中,一个塑料饮料瓶被分为瓶盖、塑料纸、瓶身等几部分予以投放。反观国内,垃圾分类普遍处于粗放状态,分类简单且缺乏标准指引,公众难以准确拿捏。还有就是公众教育,对成年人更要对未成年人,这方面,许多城市乏善可陈。16年试点,假如一开始就从幼儿园抓起,当年的孩子如今都踏入社会了,垃圾分类意识也都深入这一代人心中了吧。

公众对垃圾分类的认知水平,直接影响参与水平。在公众参与维度,公共管理是否做到无缝对接?城市垃圾分类处理是一个系统工程,从分类开始,不同种类垃圾经过不同渠道进入不同处理终端,这样的分类才算彻底。一些垃圾分类较成熟的国家,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垃圾填埋场、餐厨垃圾处理厂,对那些不能再生的垃圾分门别类送至不同处理厂,最大程度减少垃圾总量。而国内城市的垃圾分类,后端处理往往跟不上,结果出现了这样的场景——老百姓在前端仔细地做好垃圾分类,并按不同种类分别投放,却被环卫工人一股脑儿扔上车运走,导致前功尽弃。久而久之,公众参与热情也就被浇灭了。

由于缺乏刚性制度保障,个别城市的垃圾分类还出现随主政官员变动而发生变化的现象。有些领导重视垃圾分类,便会在他任期内出台政策,力推这项工作,但当他调任或退休,后来者未必对垃圾分类那么用心,这项工作就可能出现停滞甚至倒退。所以,垃圾分类必须有一系列的保障——硬件配置主要体现在后端处理上,要让公众看到实实在在的成效,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软件配置主要体现在制度保障,成文制度既约束城市管理者,保证垃圾分类成为一座城市恒久的公共政策,也要约束普通公众,譬如利用经济杠杆,对不守规矩者进行处罚等。

16年的试点、试错,得失几何心里应该有个谱。下一个16年,路要怎么走,还请多费心、多尽力。

【更多新闻解读,微信添加公众账号“今日话题”收听】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