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博览>正文

外籍渔船闯三沙警备区 见穿迷彩民兵掉头就逃

2016-11-07 12:31:23 优恪网 分享

外籍渔船闯三沙警备区 见穿迷彩民兵掉头就逃

资料图:三沙的海上民兵连

据中国青年报11月7日报道,浪花翻滚着,灼人的阳光照射在西沙群岛上。在呈新月形的鸭公岛上,十几名身穿迷彩服的民兵正在沙滩上进行军事训练。他们平时是渔民,有情况时就成为海上维权的战士。

“稍息,立正!”教练班长廖光洁干练地下着口令。自从2014年来到三沙警备区,他就开始负责民兵训练,“基本上把西沙所有的岛都跑遍了”。

三沙警备区成立于2012年7月24日,是中国军队最年轻的警备区。它诞生于国家主权斗争的背景下,从正式组建那一刻起就肩负着建设海洋强国、维护南海主权权益的重大使命。

三沙市是中国最南端的地级市,在地级市中,该市管辖海域面积最大,陆地面积却非常小,常住人口千余人,且分散在各个岛礁。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力加强民兵队伍建设成为三沙警备区保卫海疆、维护主权的重要手段。

“目前,我们已经建成一支几百人的民兵队伍,在南海铸造了一支保卫祖国海礁的后备劲旅。”三沙警备区政治部主任杨建波说。

渔民纷纷加入民兵,只为保卫“祖宗海”

鸭公岛的沙滩上布满细碎的珊瑚石,坑洼不平,踩上去有些硌脚。对于这个面积只有0.01平方公里的岛礁来说,这里已经是最平整的地方。廖光洁平时就在这里带领民兵训练,内容包括队列、卫生救护、巡逻和驱离外籍侵权渔船等课目,“目的是增强民兵的维权能力”。

与大陆上的集中训练不同,三沙民兵的训练分散在各个岛礁,充满了难以想象的艰辛。“一双迷彩胶鞋,在陆军部队一般一年换一双,但岛上珊瑚礁石太多,我们3个月就磨坏一双。”一名干事说。此外,岛上居住条件艰苦,蔬菜给养有限,给训练造成不小的困难。但即使如此,没有人怀疑过组建民兵队伍的意义。

这些民兵平时出海打渔,常年在海上漂,往往最先发现非法闯入的外籍船只。“民兵出去生产作业时发现外国渔船会第一时间向我们报告,我们把军警民联合起来一起处置。”杨建波说,“民兵在这个机制中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

然而,把分散在各个岛礁的居民组织起来、建设一支相对固定的民兵队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三沙警备区成立后的一年里,司令员蔡喜宏、政委廖朝毅带领官兵先后十余次赴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登上了全部有人居住的岛礁,进行实地调研,并逐户进行民兵队伍建设宣传。

辽阔的西沙海域风急浪涌,有“无风三尺浪,有风浪打浪”的说法,警备区官兵每一次出海都伴随着未知的风险。司令员蔡喜宏在一次换乘时,一个大浪把两只船瞬间“掰”开,他一脚踩空掉了下去,幸好抓住了船帮的栏杆才保住性命。

虽然组建民兵队伍面临许多困难,但渔民们积极的态度却让蔡喜宏颇为欣慰。永兴岛成立首支海上民兵连时,不仅男人们踊跃报名,不少家属也积极响应,有的家庭一家四口都成了海上民兵。

“西沙民兵是有着光荣传统的队伍,在1974年西沙自卫反击作战中发挥了先锋队、生力军的作用,为赢得战争胜利立下了赫赫战功。”政委廖朝毅说。在南海形势波诡云谲的当下,这些世代生活在西沙的民兵再次响应号召,只为保卫自己的“祖宗海”。

很快,一支数百人规模、具有支援保障、应急救援等功能的三沙特色国防后备力量组建成立。从此,岛礁、沙洲、茫茫大海上,多了一支叫得响的维权队伍,他们的名字叫“三沙民兵”。

看到穿迷彩服的民兵,外籍侵权渔船立刻掉头逃离

今年9月底,3名曾参加过西沙自卫反击作战的老兵再次踏上甘泉岛。“42年前,我和战友们攻上这个岛,俘虏了入侵的敌人,把五星红旗插在了岛中央。”老兵唐春喜说。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