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百态>正文

“被贾敬龙射杀村支书”之子当村主任 被指世袭

2016-11-06 16:02:05 优恪网 分享

贾敬龙案和回不去的北高营村

贾敬龙案和回不去的北高营村

北高营村位于石家庄市东北部,紧邻北二环,这个仅有2000余人的村子,一直是当地远近闻名的贫困村。与1980年代因发展乡镇企业被评为全国百强村的南高营不同,这里的农民始终靠土地为生。

尽管如此,在2009年旧村改造之前,贾同庆对自己的日子还是相当满意的,拿他自己的话说,“我在这个村,也是个差不多的人物。”贾同庆膝下有二女一子,让他骄傲的是,两个女儿生得漂亮;虽然他和儿子贾敬龙的关系并不亲密——这种父子关系在农村也很常见,好在贾敬龙平时也不大惹事,贾家的日子一直过得挺乐呵。

“现如今,他们把我的房子和20多万的地钱都扣着,我连饭都吃不上了。”现在贾同庆在南高营村找了个搞绿化的工作,一天挣65块钱。10月26日是一个阴霾的日子,贾同庆推着自行车走出村口,满脸愁容地感叹着生活发生的巨变。在北高营村所在地区的旧城改造中,贾同庆和村里其他人一起住进了楼房,但是失去了自己的院子和耕地。更大的悲剧是,他可能即将失去唯一的儿子。

因为拆迁纠纷,29岁的贾敬龙在2015年大年初一那天用射钉枪杀死了村支书何建华。2016年10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下达了对贾敬龙杀人案的死刑核准裁定书。在死刑执行之前,中国学界和法律界有人公开表示,考虑到贾敬龙案的起因和“有自首的准备”,该案具有法定从轻的理由,因而呼吁刀下留人。

贾敬龙杀人案在这个不大的村子里被议论纷纷,为了不听见人们的闲言碎语,王香兰在石家庄市区找了份做保洁的工作,每天早出晚归。作为贾敬龙的母亲,她唯有一声叹息,“不为这,孩子都结婚了,我都抱上孙子了。”

拆迁协议签过了

1992年5月,何义辰被调到北高营村当村支书时,他面对的是一贫如洗的村政府,以及几十万元的外债。之后,村委会在村西北角引进开发商建立“山水家园”小区,并在村西头租赁土地、路边招商,陆续还清了债务。

2009年夏天,村委会换届,何建华被选举为北高营村村支书和村主任。恰逢前一年石家庄市出台《省会城市建设三年大变样和2008年迈大步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推行,新上任的村委会响应城中村改造计划,在2009年11月以张贴公告的形式向村民宣布了全村进行旧村改造的决定,同时召开了拆迁大会。

当时公布的方案显示,无论老房子新旧、好坏,一律每户白给200平方米的回迁房,再允许以1000元左右的价钱购买100平方米的平价房。有二层、三层楼的住户,经评估后村委会会补偿额外的评估费,一次性结清。如果有人不按上述条件签订拆迁协议,村委会将对其停水停电,并停止发放养老金以及村里每年中秋和春节发放的50斤面、20斤米和10斤油。

贾同庆算是北高营村里比较有生意头脑的人。早些年他买了机器,和妻子王香兰做起了轧花生油、磨面的小生意。磨一斤面挣2分钱加工费,轧油费事,一斤能挣1毛2。一直以来,生意还算很红火。多年下来,贾同庆攒够十多万块钱,盖起了三层楼房。当时村里共有不到500户人家,只有70来户盖了楼房,他们家就是其中一个。

在拆迁方案公布的时候,贾同庆的新房子刚盖好两年,对比同村其他人的旧平房,这样的补偿条款在他看来极不公平。同样不满意的村民还有不少。60多岁的张贞玉在拆迁大会上连续反对了三天。他认为,应当按照国家的规定赔偿安置费、搬迁费和评估费,村委会的赔偿不合理。但是在三天之后投票时,超过一半的村民同意拆迁方案,他也只能少数服从多数。

村委会换届之后,何义辰担任那届北高营村副村支书和拆迁办主任,当时的拆迁方案已得到石家庄市长安区的同意,区长、区委书记还参加了村里的拆迁启动大会。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