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热度>正文

张发奎谈桂柳会战:桂军弃守桂林让我惊奇

2016-11-06 14:51:51 优恪网 分享

[摘要]三十一军这么快就弃守桂林,我也感到惊奇。正如我已说过,桂林的有利条件是多山地形、坚固的城墙与防御工事,它不应该这么快就放弃。至于柳州,我们没有接战,是的,在柳州始终没有抵抗。

张发奎口述桂柳会战:失利的主因是士气低落

图:张发奎

原载《张发奎口述自传》,当代中国出版社2012

张发奎,国民党陆军总司令,他在这篇口述中,向我们讲述了与日寇在桂柳会战中国民党军队的内幕,描述了当时的战情和战况。

1944年4月中旬当日军沿着黄河以南的平汉铁路发动攻击时,从敌军的能力估计,我们判断它会进犯广西,但其主力会用在廓清粤汉路,仅运用牵制行动来骚扰。有关敌军兵力,我有足够的情报。

当时我的战区中,在广西,仅有十六集团军的三十一军与四十六军,尽皆缺额严重。四十六军驻扎在桂北的柳州以北,三十一军驻在桂南的西江以南。它们的主力在南宁与龙州地区。三十五集团军六十四军的一五五师驻扎在粤西南。按常态来讲,我的战区是平静的,敌人仅是汇集在雷州半岛的一支小部队。

我同美国空军合作保卫柳州、桂林、南宁、儋州、梧州机场胜任愉快。文森将军常常来我的长官部讨论这一问题。

1944年5月27日,敌军在湘北发动攻击,第四军军长张德能奉命防守长沙,我派部队去湖南。

虽然我估计敌军不会出动主力,但我必须为任何突发事件做好准备。我们拟订了疏散计划,我们的政策是“坚壁清野”。 6月下旬,白崇禧对防御桂林作出指示。蒋先生派白崇禧到广西来协助我,因为他是广西人氏,而我的部队又驻扎在广西。白率领一大群随员,其中包括工兵学校校长林柏森。我们每天巡视防御工事,忙个不停。白崇禧相信桂林能守住六个月,因为它的地形与防御工事有利。在我看来,桂林的地形无疑是有利于防守,有许多山洞,例如市郊的七星岩能够容纳好几万人。

十六集团军副总司令韦云淞奉命兼任桂林城防司令,指挥全城部队,维持城内秩序。他很乐观,表示完全有信心以他的能力守住桂林。考虑到守城要挨过很长的日子,韦部军官要求准许留下一些妇女充当军妓。也许有一些坏女人愿意留下,我没有批准这一要求,我们中国人不允许这类陋规。此外,我告诉他们,一旦桂林失守不能让这些妇女遭受浩劫!

6月末,蒋先生下令四十六军“坚守桂林待命”,并发放三个月的粮食与弹药给昆明,向桂林运送三个月的供应,意味着蒋先生要四十六军坚守桂林三个月,直至下一步命令。我相信,守城三个月是困难的,原因我已经提过了:我军战力与装备都比敌军窳劣。蒋先生习惯于为坚守某地规定一个时限,然而他常常不明白当地的真实情况。我同意蒋先生之集中我部主力于桂北的战略,如果我们分散兵力,那就意味着到处陷于弱势。我们准备撤到柳州以南,把桂南地区留给当地的保安团与民团的民兵去防守。

7月5日,张德能在桂林拜访我,他说他奉蒋先生之命去重庆向中央报告,路经桂林。我问他,是否奉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之令撤出长沙,他说不是,但当时情况十分混乱,别无选择。长沙是守不住的,那儿没有城墙,只靠防御工事。张德能说,他下令几支部队渡过湘江到达岳麓山,那儿有他的部队驻守,有些防御工事是一流的,希望在岳麓山重新集结部队。他们征用了所有能找到的船只,但由于缺乏准备,部队失控了。此外,为时已晚,敌军已经到达岳麓山。士兵们渡过江到达岳麓山以南,向南溃退了。此时他留在长沙的部队也南撤了。

张德能叙述他在长沙的经历时,看上去精神不错,但是我已察觉到他会受处分——把一名军长从前线召回来作报告是不可思议的。我带他去见(副参谋总长)白崇禧,白询及他的经历后吩咐设宴款待,让大家都聆听他讲述长沙战况。在午宴上,张德能又将讲过的话复述一遍。7月8日我见到白崇禧时,他向我出示一封蒋先生的电报,命令将张德能逮捕,押送重庆交军法署审讯。我问白崇禧,张德能是否大祸临头,他说没什么可以担忧的,还叫我安抚张德能。他规劝张德能起程赴重庆。事实上,白崇禧说,他只身来桂林,特地通知张德能来见他,白答应帮助张德能。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