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社会>正文

调景岭:十万国军残部的难民营

2016-11-05 13:24:53 优恪网 分享

[摘要]这些从香港被接到台湾的有好几万,黎老先生就是其中之一。和他同船去台湾的,还有同乡马鹤凌一家人,其中就有他唯一的儿子、刚满一岁的马英九。说到此事,也算是香港调景岭难民营的一段佳话。

调景岭:十万国军残部的难民营

昔日调景岭

作者:陈启文

香港调景岭,不过是新界一个偏僻的小地方,然而十万蒋军残部的涌入,使这个地方充满着沧桑和传奇——

1949年国民党政权在风雨飘摇中败退台湾,而数十万来不及撤退的蒋军残部纷纷逃亡香港。这也是香港有史以来涌来的最大的一次难民潮。开始,这些流亡香港的蒋军残部被港英当局安置在摩星岭公民村。而在当时的香港,拥有不少偏激的也很有势力的左派力量,他们想把这些已经缴械的蒋军残部撵出香港,因此时常去摩星岭难民区挑起事端。而这些手无寸铁但经历了无数血战的亡命之徒也不是好惹的。终于在1950年,这些亡命之徒和香港左派学生演变成了一场大规模的流血冲突。这场冲突,让港英当局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把十多万蒋军残部和他们的家眷迁往调景岭,集中安置。当时,还没有调景岭这个地名,港人都把这里叫吊颈岭。由于这个名字太不吉利了,很多难民都不愿意迁到那里去。港英当局从人性考虑,取吊颈岭的谐音,将这一地改称调景岭。这也是此地第一次被官方正式命名。调景,有调整景况之意。对于这样一群流亡者,谁又不想调整、改变自己的境况呢。

从疍家人最早在这里落脚,到十多万难民在这里收容,岁月已经历了无数更迭,香港从一个小渔村变成了国际大都市。但调景岭除了名字,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这里依然是香港最偏僻、最荒凉的土地,在香港新界自成一角。很长时间,这里都没有修通通向外部的公路和街道,这里仿佛是一个遗世独立的地方,大香港的一个另类社会。无论谁走到这里,便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没有阳关道,也没有独木桥。唯一能够让他们走出去的,只有开往筲箕湾的小渡轮。从这里出去一趟不容易,而这也许就是港英当局十分聪明的考虑,外面的人想要到这里来挑衅闹事不容易,而这些难民想要出去闹点儿事也不容易。

难民营的生活非常艰苦,连疍家人的茅寮也没有住,住的都是用油纸沿山搭建简陋的A字棚。这些油纸棚很容易着火,曾发生过多次火灾,有些是人为的,也有在炎热的烈日下自燃的,一处着火就会呼啦啦烧成一片火海。除了火,还有水,水火无情。有时候,一场风雨过后,满山一片狼藉,被风吹起的破纸片漫天飞舞,飘满了新界的天空,也会飘到港岛上那些高楼上、半山上那些富人整洁、漂亮的庭院里。不知香港的富人们看见了这些破纸片,是否会突然想到这繁华人间还有太多破碎和悲伤?而这十多万难民中,很多人也有着巨大的心理落差,其中不乏达官贵人,也有曾经叱咤风云的将军。这是一群注定已经成为失败者的乱世英雄,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沦为了乞丐。这不是比喻,在难民营中就形成了许多丐帮。给我讲述这段传奇的黎老先生,就是当年香港的一个丐王。听他说,在难民营里,不管你当过什么大官,也不管你是什么中将、少将,只要进了难民营,一切都扯平了,谁跟谁的命运都没有什么不同。当一切既有的秩序和社会功能瘫痪之后,最干脆的方式,就是赤手空拳,一切全凭拳头和血说话。恶劣的环境,恶劣的心情,加速了人性的堕落,人性的邪恶、野蛮、凶悍,让这里变成了一个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的丛林世界。这其间不乏暴力的、血腥的故事,有人放火,有人杀人,但很少有人在这里跳海或吊颈。这或许就是中国人和西方人最大的不同,无论到了怎样的境地,中国人都会凸显出他们异常顽强的生存和适应能力。适者生存,这才是中华民族永恒的经典意义。可惜,这样一句话,中国人从来不说,好像是什么秘密,最终却被一个西方的生物学家说出来了。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