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必看>正文

宋庆龄去世后有关部门曾为其打造金丝楠木棺 最后没用上

2016-11-04 17:28:02 优恪网 分享

[摘要]沈粹缜说,宋庆龄明确表示,“她去世后一定要把骨灰盒葬在上海万国公墓宋氏墓地她父母身旁”。也就是说,宋支持殡葬改革,要火葬。最终,珍贵的金丝楠木棺没有使用,现仍存放在北京宋庆龄故居。

宋庆龄去世后有关部门曾为其打造金丝楠木棺 最后没用上

作者:何大章

1981年4月底,宋庆龄被确诊为冠心病及慢性淋巴性白血病。这时传来消息,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决定授予她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对于此事,维多利亚大学十分重视。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在校园以外的地方授赠学位。

5月初,维多利亚大学的校长率领相关人员,专程远道赶赴北京。这时的宋庆龄已经多日卧床,一直发着高烧,身体十分虚弱。

考虑到她的健康状况,有关部门建议,请对外友好协会会长王炳南代表她接受学位证书。出于对远道而来的贵客们的尊重,宋庆龄拒绝了这个好意,坚持要亲自接受学位。于是大家又劝她在家里接受学位,以免路上的颠簸。对这一建议她依旧没有同意。

在宋庆龄眼里,接受学位不仅仅是她个人的事,更是国家的事,她坚持要去人民大会堂出席仪式。

按照仪式安排,在接受学位后,宋庆龄还要发表讲话。由于担心她的身体支撑不住,在大家的劝说下,她在自己的寓所,事先用英语录制了答辞。工作人员找来三台录音机,同时对她的讲话进行录制,然后逐个放给她听。宋庆龄自己从中选定了一盘效果最好的。

由于病势沉重,宋庆龄已经不能像平时那样乘坐自己的轿车了。工作人员为她准备了一个装有四根活动提把的轮椅,并且借了一辆后开门的旅行车。5月8日,宋庆龄被扶上轮椅。工作人员用提把将轮椅平稳地抬上车。汽车缓缓驶到人民大会堂,宋庆龄就这样坐着轮椅来到了会场。

乐队高奏中加国歌,身着大礼服的维多利亚大学校长霍华德·佩奇博士亲手将学位证书交到了宋庆龄手里。佩奇校长致辞后,宋庆龄没有允许工作人员播放她录制好的讲话,而是临时找来一份中文稿,亲自用清晰流利的英语致答辞。二十分钟的演讲精彩而得体。她说:“我接受这一学位,不是为了我个人,而是把它看做是你们对中国人民的崇敬和友谊的象征。”她温和灿烂的笑容,雍容大方的举止,使人无法想象她正在重病之中煎熬。在场的人们不会知道,这将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公众场合。仪式圆满结束,宋庆龄却没有力气再坐在轮椅上。她被安置上担架,用救护车送回了后海的寓所。

当天晚上,宋庆龄虽然卧病在床,但她仍按照礼节,在住宅楼下的大餐厅举行家宴,款待加拿大客人。有关部门安排北京饭店的一些同志参加宴会的服务工作。对这些同志来说,这是他们的份内工作,是理应做好的。

然而,病势沉重的宋庆龄没有忘记对同志们表示自己的感谢。5月11日,她在病榻上口述,请秘书代笔给北京饭店写了一封信。她在信中写道:

5月8日在我接受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赠给荣誉博士学位时,让你店部分工作人员也辛苦了。他们(副经理、科长和干部、炊事和服务同志们)来到我家为宴会辛勤劳动。

为此,向他们致谢。

5月8日的宴会,得以顺利完成,外宾欢欣地告别,有赖于你们所出的一份力量。

我特地致谢并祝你们的业务在世界上赢得好评。

在这页信纸后,她还专门附了一份名单,仔细地开列了参加服务工作的18位同志的名字。

1981年5月12日清晨五点,病危中的宋庆龄突然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她对守在身边的保姆钟兴宝说:“扶我起来,我有事要做。”两个服务员搀扶她到了书房。她请钟兴宝帮她准备好笔墨。

原来,她心里还惦记着自己曾经答应过邹韬奋的夫人沈粹缜,要为《韬奋手迹》一书题写书名。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