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百态>正文

纳粹治下文化状况:监视作家 建黑名单 焚烧图书

2016-11-04 17:21:43 优恪网 分享

[摘要]尽管纳粹党人喜欢吹嘘德国文化的优越性,但是,文化成就的质量在第三帝国经受了一个迅速的、惊人的衰退。

纳粹治下文化状况:监视作家 建黑名单 焚烧图书

戈培尔

作者:[美国]克劳斯·费舍尔

尽管纳粹党人喜欢吹嘘德国文化的优越性,但是,文化成就的质量在第三帝国经受了一个迅速的、惊人的衰退。戈林反复地说过:“无论什么时候我听到‘文化’这个词,我都想摸我的左轮手枪。”无论这是否是杜撰,这一粗野的话语表达了纳粹精英分子普遍的情绪。事实上,戈林只是重复着元首的粗俗。希特勒一段时间实际上在玩弄着清除知识分子的想法,不过后来又认识到了一个明显的道理:伟大的知识分子实际上推动了文化和科学的进程。

尽管纳粹领导人对文化问题表现出粗俗态度,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有许多处于领导地位的知识分子——至少是最初——给新政权正式祝福。当然,许多知识分子——尤其是那些有着犹太背景的——从一开始就反对纳粹的事业。希特勒刚刚获得权力的时候,许多知识分子就纷纷离开这个国家。作家托马斯·曼和亨利希·曼、斯特凡·茨威格和阿诺德·茨威格、弗朗茨·韦费尔、雅可布·瓦塞尔曼流亡到国外。包豪斯学校的大师瓦尔特·格罗皮乌斯、密斯·凡·德罗、马塞尔·布鲁尔被谴责为颓废者,他们前往美国定居。画家马克斯·贝克曼、奥斯卡·考考斯卡、库尔特·施维滕斯前往更为友好的国家。电影导演弗里茨·斯特恩贝格和弗里茨·朗格前往美国,玛莲·黛德丽和一大批不太知名的男女演员也选择了同样的去向。音乐家和作曲家也成群结队地离开这个国家。德国科学界还失去了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弗里茨·莱舍、理查德·库兰特、詹姆斯·弗兰克、马克斯·玻恩和其他一些杰出科学家。

总之,大约有二千五百位作家或自愿或被迫离开了德国,从而导致了德国文化严重的贫血。但是,许多德国作家、艺术家、音乐家和科学家非但没有离开德国,而且在纳粹的统治下获得了不凡的成果,其中包括维尔纳·海森堡、奥托·哈恩、马克斯·普朗克、马丁·海德格尔等等。为什么这些人最初会积极地响应希特勒的运动呢?首先,从传统的意义上来说,德国的知识分子不涉及政治,因为政治会玷污精神生活。但一些人不能抵制一个政权公开的赞美,它借用他们的名声为他们认为的新革命服务。还有人受到了欺骗或者自欺,相信在第三帝国当中文化存在的可能性。

那些为纳粹政权大唱赞歌、鼓吹它是一个创造性实验的人,很快就发现了文化被纳粹国家所利用,根本没有自由可言。文化像其他所有事情一样受到了“协调”。1933年3月,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宣布文化和政治从此成为了同义词,当年9月,国家文化委员会宣告成立以实现这一目标。这个委员会处理文化生活的各个分支——绘画和雕塑、文学、音乐、戏剧、电影、广播和出版。假如德国的艺术家、作家或音乐家要发挥他们的创造性才能,都必须加入这一组织;但是该组织不允许非雅利安人加入。戈培尔担任了这个委员会的主席职务。

戈培尔的文化委员会绝不只是一个进行监控文化行为的代理机构。正如希特勒在经济或外交政策领域鼓励内部冲突一样,他也允许其他部门参与文化事务。罗森贝格的国家社会主义德国工人党意识形态训练和教育管理委员会,来自他早期的德意志文化战斗同盟,它成为国家的另一个监察者,监视作家,建立黑名单,鼓动焚烧图书,清空博物馆中的“非日耳曼”艺术作品。

戈培尔和罗森贝格特别热心于清洗普鲁工艺术学院中的犹太人和现代主义分子。在1933年2月,文学部的主任亨利希·曼和艺术部的主任凯塞·科尔维茨签署和发表了一个请愿书,呼吁共产主义者和社会主义者在即将到来的3月选举中联合起来,以阻止德国“坠入野蛮状态”之中。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