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精选>正文

乔治·奥威尔曾向英国谍报部门提供黑名单

2016-11-03 17:31:57 优恪网 分享

[摘要]当克宛告诉奥威尔,IRD需要搜集情报来对付斯大林和苏共的时候,他欣然同意合作,并从此开始了他在西方知识分子中的双重生涯。

乔治·奥威尔曾向英国谍报部门提供黑名单

乔治·奥威尔

作者:刘禾

引子:剑桥的高桌晚餐

一次,剑桥大学圣约翰学院M教授邀请我参加教员的高桌晚餐。

高桌,是餐厅专供教员使用的长条桌,它通常横摆在餐厅的主上方,那里的位置比学生餐桌的地面高出一两个台阶,师生虽然在同一个餐厅进餐,但师生的等级是由高桌来维持,因此,顾名思义,叫做High Table。从那里,教员可以俯视或监督低桌的学生,学生也有机会观察高桌上发生的事情,同时交头接耳,传播一些关于教授私生活的闲话和趣闻。不过,我在圣约翰学院做客的那天晚上,学生已放假回家,餐厅比以往都安静。剑桥高桌用餐的传统,和牛津、德莱姆这些英国最古老的大学一样,在维持了几百年以后,至今依然如故。英国人对传统文化的爱恋,只要看看这些顽强保存下来的礼仪,就一目了然。我想,这不仅仅对我,恐怕对任何一个现代中国人——无论在视觉上,还是在思想上——都会产生强烈的冲击。

我对面坐的是一位圣约翰学院的资深院士,他自我介绍是语言学家。语言学教授懂得世界上二十多种语言,不过中文除外。晚餐期间,他特别喜欢和我讨论中文和汉字。比如,英国Cambridge(剑桥)这个名字译成中文怎么讲?为什么“康桥”的译法未能流传下来?语言学教授听得兴趣盎然。坐在右边的M教授插话道:你还记得Joseph Needham(李约瑟)吧?他抬眼看着语言学教授说。

当然,听说他的中文是自学成才的,非常了不起,语言学教授禁不住赞叹起来。

你猜,他学会的第一个中文词是什么?

不知道,你听他讲过?

“香烟”。对一个初学的人来说,这两个字其实不好写。M教授用手比划着给语言学教授解释道,M教授在剑桥大学讲授中国历史,他的中文底子很好。

我心中产生了好奇,问道:李约瑟在世的时候,你们认识他?

他们两人互相看了一下,笑了,M教授说:天下无人不识君啊。

语言学教授接着说:我们剑桥当年有一大批红色科学家,最著名的两个天才,一个就是生化学家李约瑟,另一个你恐怕没有听说过,隔行如隔山嘛,他是大物理学家贝尔纳(J.D. Bernal),外号叫“智者”。这两个人从上大学开始,就信奉上社会主义,到后来,一个支持毛泽东,另一个捍卫斯大林,至死不变,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剑桥有一批左翼科学家,真是意想不到,李约瑟和贝尔纳都是被认可的皇家学会的院士啊。

我忍不住又问道:除了这两个人外,剑桥还有哪些人属于左翼科学家?

语言学教授说:你听说过生化学家霍尔丹那个怪人吗?他是其中的一个;还有大数学家哈迪(有人译为“哈代”),生物学家郝格本和数学家莱威。让我想想,哈迪上世纪三十年代才到剑桥,他原先是牛津大学的教授,我听说,他的宿舍里老是挂着列宁的巨幅画像。这人是一个疯狂的板球迷,在他的眼里,世界上只有两个人够得上伟人布莱德曼——唐纳德·布莱德曼被公认是最伟大的板球手——的档次,一个人是列宁,另一个就是爱因斯坦……

M教授好像猛地想起什么,他把手中的甜点勺轻轻搁在盘子上,转身对我说:上星期《卫报》披露了一条特大丑闻,听说《纽约时报》也转载了这个消息,你回去看看。报上公布了乔治·奥威尔1949年向英国情报部门递交的绝密黑名单,他的笔记本上另有一百三十五个名字,比我们先前知道的多了一百个人。

责编:优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