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恪网>荐闻>正文

茅海建:梁启超不太知道什么是西方民主

2016-11-02 16:21:30 优恪网 分享

[摘要]茅海建指出,梁启超眼中的“三世”在中西方并无显著区别,即便美、法等国的总统制,虽可谓民政之世,但放眼世界,仍处于多君之世中。

茅海建:梁启超不太知道什么是西方民主

梁启超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重要的政治和思想人物,从戊戌变法时跟随康有为崭露头角,到后来办报写政论,“笔锋常带感情”,影响了众多读者。有关戊戌时期康梁等人的思想,学界已有不少成果,比如张朋园先生的系列作品。

10月31日,著名晚清史学者茅海建做客南京大学学衡研究院,作了题为“论戊戌时期梁启超的‘民主’思想”的讲座,与已有研究相比,茅海建更为重视梁启超“民主”思想的特殊性。在讲座中,他从三份史料入手,通过细致的文本分析和爬梳,考察戊戌时期梁启超究竟有着怎样的“民主”思想,以期重新认识已有的知识体系,以考据之力重审当下的思想史研究。

“无议院之名,却有其实”?

1896年,年仅23岁的梁启超在《时务报》第10册上发表《古议院考》,开篇问“泰西各国何以强?曰:议院哉,议院哉!”梁虽然肯定了西方议会制的重要作用,认为它是民主制度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部分,但随即笔锋一转,称古代中国“虽无议院之名,却有其实”。梁启超认为,在《易》《书》《周官》《记》《孟子》等儒家经典中均有关于议会思想的表述,到了汉代,甚至出现了相似的议会制度,曰“‘不属署,不直事’,其职与西国同”。梁启超在《古议院考》中进一步阐发了其师康有为关于古代议会“通下情而合其力”的思想。

梁启超的文章常常一气呵成,极具感染力。然而,茅海建指出,我们应当重新检视梁启超引用的文献史料,他直陈《古议院考》中诸多论述实与议会毫无关联,纯属比附。例如,“其(议院)在《书》曰:‘询谋佥同’,又曰:‘谋及卿士,谋及庶人’”,“谋及卿士”一句见诸《尚书》洪范篇,强调君王、卿士、庶人、龟、筮对政治决策的全方位影响,然梁启超将卿士比附为上议院,称庶人为下议院,从中可见其对议会制的理解颇有断章取义的色彩。又如,梁认为汉代的谏大夫、博士、议郎等扮演了西方议会制度中议员的角色,然而他所用材料多只能证明其为朝廷的命官,并不能证实中国古代确有议会之实。

茅海建进一步说道,我们不能妄言梁启超对中国历史的认识存在着知识性的错误,其中固然有一些,但他在这方面的学识也远超今人,不过梁将古代经典、史籍所言“议会之实”与近代西方民主之下的议会制度相提并论,只能说是“差误的比附”,实在是源自他对西方民主制度理解的偏颇。尽管他在《古议院考》中称赞了泰西各国的议会,阐扬了中国古代类似议会的政治制度和思想,但关于是否要设立议会,梁却持否定态度,因为“强国以议院为本,议院以学校为本”,学校才是开启民智的必经之路。

从今天的知识观念出发,西方近代议会制度的基本思想与设计,与中国古代经典、史籍中的观念截然不同,与汉代“谏大夫”、“博士”、“议郎”等更是大相径庭。但倘若从当时的语境出发,《古议院考》所言的虚实固然重要,但梁何出此言,他对自己的观点是否有进一步的修正或阐发,均值得深入讨论。

“大同三世说”中的“民主”?

1897年春,当梁启超在《时务报》上大肆宣传“古议院”思想时,他收到了严复的来信。今天虽无法得见严复原信,但从梁回信的蛛丝马迹中,也可知道大体内容——除却文人间的客套与戏谑,其中也包含严复的批评和梁启超的自我批判。

严复断然否定了梁启超以中国古事证西事之法,且中国自古无民主,但西方有。面对严复的诘问,梁启超虽对“古议院考”做了检讨,但仍以其师康有为的思想反驳严复关于议会传统的观点,此即后来非常著名的“大同三世说”——历史按照“据乱”、“太平”、“升平”三世交替发展,且不可逆。然而,仔细揣摩梁启超驳严复之论据,并非以西国历史或西方民主思想之运作来说服对方,而是以理论否定事实,从多君到一君进而无君的三世进替可以完全比附西方民主思想的演变。

责编:优优